new issue |白敬亭


二月二龍抬頭的這一天,白敬亭在錢塘江和西湖之間的山腳下完成了他的拍攝。清晨下過一場雨,新雨晴,草木生,春日少年遊。


在這種輕鬆的環境裡,專心於工作的白敬亭被反襯得有些嚴肅。這種嚴肅會在描述工作時最大化體現出來,眉頭壓下去,若有所思,說話時沉聲靜氣。聊起生活,他的眉頭舒展開了,聲音也清脆了起來。說話時,他喜歡用右手去抓右腦;聊天接近尾聲的時候,右邊的頭髮已經被他抓起了一大塊犄角,支稜在他右耳上邊,本人對此一無所知——這幅畫面,再配上他健壯的右臂,彷彿童年回憶裡“鐵臂阿童木”的真人版。


收工時,白敬亭的樣子在嚴肅與逗樂之間有了更具體的樣子。我們發現:這是一個覺得演戲“這事兒也太好了”的演員;一個有樣兒、有浪漫心的老闆;一個追巨無霸和櫻木花道的男人;一個想聽著鳥叫發呆的拍攝物件。

   New Issue   

Good Bai





做演員

"這事兒也太好了!"


白敬亭現在的微博頭像仍是《匆匆那年》的劇照,他在其中飾演溫暖善良的喬燃,這是他人生中一個重要階段的開端。那年他不滿21歲,剛上大二。


進入影視圈,世人所求萬千,白敬亭以好奇開始:“說實話,那個時候我覺得人家給你拍得挺好看,把你的表演都記錄下來,又去剪輯,又在電視上播,然後還給你錢,這事兒也太好了!在那個當下我就是這麼理解的,我也對(影視行業)充滿了好奇心,也非常有動力去做好這件事情。我演得很過癮,北京的故事我自己有很感同身受的地方,也感受到了表演的樂趣,這是你之前人生中都沒有的體驗,還挺爽的。” 


“表演的過程就像走入了另一個人的身體,用他的靈魂去跟別人交流。有的時候你演了一場戲,這個角色跟你完全不像,你會特別有成就感,你好像突然掌握到這個角色最精華的部分,也可以更多地把自己的情緒釋放出來。我自己本身生活中是一個不太會表達情緒的人,也不會有情緒的大起大落,就是很平的一個人。但在我飾演角色的過程中,我可以把這些情緒都釋放出來,然後自己去拿捏那個度,調大調小,這也是一個挺有意思的事。”



棒球帽、斗篷 均為 Maison Kitsuné

西褲、運動鞋 均為 Louis Vuitton



從業幾近八年,出道的青澀已經褪去,兩個角色給了他突破:“高翔”,電影《誰的青春不迷茫》裡的主角,大家眼中的“問題少年”,是白敬亭突破自己舒適圈的第一次嘗試,觀眾的接受度挺高,這帶給他後期塑造不一樣的人物性格時極大的信念感和自信。再就是《平凡的榮耀》裡,他飾演的職場菜鳥“孫弈秋”,角色的成長經歷與出道之初的白敬亭有著相似與共鳴,但與當下他真實的性格已經有很大反差。那時他連續拍了幾部戲,對自己的感覺都不太好,急需在某一個角色上找回一些自信、一些演戲的方向和未來的指引:“那部戲從整體團隊到對手演員都給了我很大的幫助,幫助我從職業生涯比較低谷的心情重新提上來,讓我看到了我想走的路跟想發展的方向,以及我想成為什麼樣的演員。”




演員的影單

"衝突、飛、商業"


最近, 白敬亭在讀《奉俊昊的全部瞬間》,自嘆如果能成為導演奉俊昊這樣的創作者,會相當不錯;他還重新給《綠皮書》拉了一遍片,被片子的工整性深深吸引,揣摩影片是如何展現人物性格、建立矛盾衝突和解決路徑;如果讓他選擇“有生之年也能出一部的電影”,他選昆汀的作品:“最飛的話,我喜歡《無恥混蛋》。第一遍看的時候,看到劫匪我都震驚了,我說‘啊這’——但如果是他的片子,你覺得好像也可以理解。”


在商業片和文藝片中選,他會選商業片:“昆汀的片子挺商業的,包括諾蘭的片子,我也覺得它商業元素跟文藝元素都有。作品如果足夠好的話,它一定是兩者是可以兼顧的,因為符合了大眾審美。我不太理解商業片就直接被定義為所謂的爆米花電影,我覺得並不是。人們看的點不一樣。有的人就喜歡看畫面美,那對於他來講視覺藝術的電影也值。”



棒球帽、斗篷 均為 Maison Kitsuné

西褲、運動鞋 均為 Louis Vuitton



那白敬亭呢?


“我喜歡聽故事,我喜歡看故事。”


但當自己身陷於危機四伏的故事裡,就又是另一種感受了。在影視劇《開端》裡,白敬亭扮演的遊戲架構師“肖鶴雲”陷入了時間的迴圈,一次次重複一場公交爆炸。如果是他本人遇上這樣的超自然現象,是會害怕的:“我在拍戲的時候一直在想一個問題,一個人進入迴圈,即便他知道是迴圈,他真的敢去嗎?他不知道是不是跳下去,這一次就真的死掉了,所以他一定是選擇一個相對安全的事情。如果我進入迴圈的話,我會對這種未知性極度恐懼,我不知道還有沒有下一次,我這次要不要冒險。”所以他很敬佩“肖鶴雲”的孤勇之氣。



針織衫、闊腿褲 均為 Maison Margiela 

運動鞋 Louis Vuitton



那麼在保證安全的情況下,什麼樣的人生故事令你覺得幸福?


“讓我幸福?現階段可能正在憧憬的是遇見愛情吧。如果真的找到一個非常談得來的另一半,相互能理解,在我的下一個人生階段,應該會有特別讓我興奮的不一樣的世界。”




成為老闆

老闆有樣兒,老闆有心


大家暱稱白敬亭為“小白”,工作人員則叫他老闆。出道後,他放棄了與經紀公司簽約,選擇成立工作室,自己搭建團隊,尋找工作機會。在與設計師上官喆嘗試聯名後,他成立了自己的服裝品牌“GOOD BAI”,推出完整的設計產品。未來,他希望也能試著實現製片夢。


他打趣說做老闆,沒有什麼特別大的快樂的體驗,“壓力倒是蠻大的”。但刻板印象裡“老闆”的氣質倒是有幾分:沒那麼外向,也沒那麼喜形於色。



針織衫Maison Margiela



年初,伴隨著《開端》熱度的逐步走高,他更多是以學習的態度再次審視這段旅程:為什麼它能夠成為一個現象級的爆款?成功的原因是什麼?大家喜歡它的點是什麼?網路上的討論熱度和話題是怎麼形成的?

“這像是突然有一個事件帶來了大型聊天室,大家都在聊天室裡面進行交流,繼而碰撞出很多討論、很多梗。這不是我們十個人開一個宣傳會就能把它研究出來的。大家的集思廣益和他們的腦洞想法,一定會比我們的想法更加開散。”


“又被老闆成功學到了。”——我們打趣他。 


他正兒八經地總結 —— “還是要做內容。” “內容足夠好的話,其他發酵的點是自然而然都會來的。內容本身如果沒有支撐住,其他一切都是白費。那時候我就在想,還是要作品本身穩住,然後製作團隊一定要好,再想其他的後續。”



粗花呢西裝外套、印花牛仔褲 均為 Amiri

針織開衫 Acne Studios

腕錶 Pasha de Cartier 系列腕錶

項鍊、指環 均為 Clash de Cartier系列



《開端》播出以後,引爆彩鈴《卡農》也隨之而紅,觀眾調侃這段抒情樂曲變成了驚悚通告。起初白敬亭也覺得有趣,但之後,自幼學習鋼琴的他還是希望能夠還原《卡農》作為經典鋼琴曲,在人類歷史中舒緩、溫柔、曼妙的身份:“既然大家這麼喜歡這部劇,我也希望能夠最後給大家一個一起走完這段故事的節點。” 他先在橫店租了一架電鋼琴,“能練,但不太好”,等到想錄制影片的時候,又想,“算了,我乾脆買一架。” “因為剛說了我比較注重物料的呈現,就希望道具得好看,且琴聲音質感各方面也能達到一定的要求。時間挺緊的,我們查了很多店,離橫店最近的一家直接第二天能送到,就買了一架。那天我下午還有工作,請人提前化好妝,彈了一上午之後錄的。”


《開端》大結局那天,白敬亭在微博上釋出了一條影片。影片裡,他穿著西裝,彈奏著卡農。留言區裡,他絲毫不提鋼琴的秘密。但老闆有心,那是他給這段冒險的一個浪漫落幕。




當他是白敬亭

巨無霸!櫻木花道!


在拍片的閣樓裡,編輯準備了各式各樣的四驅車模型給他選擇,白敬亭馬上選了巨無霸。在他小學三四年級的時候,一位阿姨也送過他跟拍攝道具一模一樣的巨無霸:“我記得好像十五塊錢一輛,在當時還挺貴的,那時一個溜溜球三塊錢就可以很好,但四驅車要十五塊,還不加電池,得自己買來裝上,越有勁兒的越好。”



禮服西裝外套、透視襯衫 均為 Ami

腕錶 Pasha de Cartier系列

項鍊 Santos de Cartier系列

指環 Clash de Cartier系列

指環 Cartier Juste un Clou系列



小時候看動畫片,他覺得巨無霸特別酷:“它是力量型賽車,以摧枯拉朽之勢掃除一路障礙,還挺帥的一個反派車型。小時候我覺得這個車很另類,它是前驅,雖然它只是一個4級車,但它是為數不多的馬達在前面、可以跟別人對沖的車。”





從上小學開始,他的童年記憶就變得特別清晰:“小時候可玩兒的東西可多了,而且會因為一些小的事情感到很快樂。我們玩站成三排扔沙包的遊戲,有點像現在的躲避球,懷柔話裡叫‘逮包兒’。大家玩的玩具、看的動畫片都在不停更新,不停有新話題,也會不停地接觸新的領域,小孩的學習能力又特別強,反正我覺得小時候是挺快樂的。動畫片的話,我愛看《四驅兄弟》、《灌籃高手》。”


“你喜歡流川楓還是櫻木花道?”沒有猶豫:“我喜歡櫻木。”人很難定義自己,但人的選擇常常說明了他自己。



針織衫Maison Margiela



5點半是最幸福的時間。放學了,電視裡開始播動畫片,播什麼他看什麼,播什麼都好看。當下可以自由選擇媒介、隨時隨地獲取內容,反而會失去憧憬,變得無所適從:“小時候你會覺得,5點半一定要在家裡面,準備好吃的,一點兒乾脆面,然後坐在那兒看,看完之後出去跟小夥伴交流,或者去小夥伴家裡面一起看,那是一個每天固定特別幸福的時間段。”




不如快樂

尋快樂,待著


拍攝地點背後有山,北上是西湖,南下是錢塘江,和白敬亭出生成長的懷柔風貌有些相似。如果回到懷柔,他會推薦在雁棲湖旁邊找家比較好的民宿或者酒店:“就在附近轉一轉溜達溜達,沒必要非得去景點,不用著急忙慌地趕什麼事情。我們之前旅遊的時候,老去趕景點,好像是都看見了,但是好像沒有很快樂。所以我現在對休息的理解,就是到一個地兒慢生活,真的放鬆一下,幹一些自己喜歡乾的事情,沒必要去一味追尋所謂的‘必看、必玩’,得自己覺得值得和享受才行。”


景點不一定值得留心,可能也無法帶來快樂,那些生活裡瑣碎的、平和溫暖的、日復一日的細節,他也能找到樂子。戶外的草地上有隻小青蛙,他高興地追趕上去指給工作人員看,因為“從沒見過那麼小的小青蛙”。



扎染連帽衫、西褲、運動鞋 均為 Louis Vuitton

腕錶 Pasha de Cartier系列

項鍊、手鐲 均為 Clash de Cartier系列

指環 Cartier LOVE系列



在網際網路上,他的快樂對映在那些自我創作的“梗”和段子裡。“有時候,我會期待大家會不會在評論區玩出什麼梗,但是現在大家都在寫土味情話,我就會把一些不是土味情話的、很有意思的評論頂上去,避免大家覺得我真的很喜歡這些土味情話——其實我有時候也是套路大家給我發點圖。”


“我觀念比較傳統。我的社交媒體,習慣性按照我的方式去運營、去跟大家交流。我偶爾喜歡在網上衝浪,大概懂很多網友的梗和他們的交流方式,我和團隊都在不斷去適應。現在平臺這麼多,每個平臺大家都有自己的一套玩法或者文化體系,有自己調侃的梗,我們都會去先了解大家在玩什麼,然後再去交流。”


你可以發現他的各種小巧思。他的公司名是諧音梗“喆亭好”;他的微博小號一部劇改一次名,從“白敬亭徐坦邢克壘找鐵舉”到“白敬亭不劇透肖鶴雲不舉鐵”;他的評論區是和粉絲互相拋梗接梗的修羅場,粉絲髮,“我堂堂十年腦血栓,竟然拴不住你的心”,他回,“我是一隻沒有毛的白鴿,因為你讓我無羽”。


白敬亭的梗,有勁嗎?看著他的vlog,總是能收穫滿滿當當的開心。



針織衫 Maison Margiela

休閒西褲 Acne Studios



“一半一半吧。我會反覆地看自己拍的東西,覺得自己真有趣,哈哈哈哈哈……但有時等一段時間過後,才會覺得梗有點老,還差點兒意思,需要再斟酌一下。”

此時此刻,如果完全沒有工作,白敬亭的快樂模式是,看著窗外發呆一天:“你不用想任何事情,也不用想明天要去做什麼工作。看著外面,聽著鳥叫,還挺幸福的。這個感覺,好像我已經很久沒有經歷過,就什麼事情都不用想。”


“如果真的能跟這兒就這麼待一天還真不錯。”喜歡簡單快樂的白敬亭說道。





歡迎留言

你心目中的白敬亭是什麼樣的?





 



編輯、造型

攝影

採訪、撰文

化妝

髮型

服裝統籌

製片

道具

場地鳴謝

Roy

小剛

Iris Longstocking

Jing(MQ)

Wooyoung(MQ)

Amber

Mario W

FUNKYHOUSE方奇好市

杭州夕上·虎跑1934酒店





喜歡粉紅車的不一定是芭比,也可能是個東北男孩

貓骨架、自殺松鼠、幽靈大象,卡特蘭和他的動物們




Esquire fine是全球領先的男士雜誌

《時尚先生Esquire》於2019年推出的青年

文化相關的全媒體品牌




FOLLOW US ON




阅读原文
在看